“保值品”成龙会从事打桩行业

时间:2017-02-19 14:38       点击数:

老去的成龙是一个好的投资对象吗?他用票房向大家展示答案是肯定的,而对于深度绑定的耀莱集团,成龙已经远非一个稳定的投资对象,而是一个巨大的增量。

2月14日情人节当天,《功夫瑜伽》总票房开始超越《西游伏妖篇》达到16.18亿。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春节档票房纷争落下帷幕,成龙的《功夫瑜伽》正式成为春节档票房冠军。

在大年初一之前,这个结果或许是所有人都未预料到的。那个时候,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才是最被市场看好的。

事实上,从《功夫瑜伽》上映第四日票房逆袭成第一名开始,业内就有了很多分析,“合家欢”特点和成龙的动作喜剧被称为两大利器,相比于观赏门槛稍高的《西游伏妖篇》,这部才是“老少通吃”的春节档影片。

从这个春节档《功夫瑜伽》夺冠来看,一个又被加深的结论在于,对于电影投资者来讲,成龙始终是一个稳定并且回报率不错的投资“产品”。

这或许可以从两方面解释,内容层面,成龙的动作喜剧始终是独一无二的,多年来积聚的影响力对于内地普通观众而言还是具有相当强的号召力。渠道层面,数量越来越多的耀莱影城就是成龙作品天然的“护城河”。

成龙老矣?尚能饭否

成龙荣获第88届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从某种程度上,《功夫瑜伽》和《西游伏妖篇》的竞争可以看成是90年代贺岁档“双周一成”的新世纪内地再现,相对于星爷大胆探索的暗黑西游宇宙,成龙稳定的动作喜剧对于更大多数的内地观众而言,实在是一种更加通行的产品。

《看电影》杂志主编阿郎对此进行了解读,在他看来,《功夫瑜伽》就是如同春晚一般的存在。

“想想我们现在主流观众群它的观影口味是谁造就出来的,是不是春晚?再近一点是香港电影,那么《功夫瑜伽》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春晚,有唱歌有跳舞有相声有小品,然后后面还有那么好的背景,那个背景指的是冰窟、石窟、古印度、迪拜,最后说唱歌就唱歌,说跳舞就跳舞多好的东西,它是个春晚产品。”阿郎说。

从这一层面上,对于讲究合家观影、并不需要思考并且大有娱乐效果,《功夫瑜伽》在春节档的票房胜利就是来源于此。而成龙,就是这种合家欢动作喜剧的制造者。

事实上,开启内地春节档贺岁片概念的正是成龙。在90年代的香港贺岁片流行“双周一成”,即周润发、周星驰以及成龙三人作品经常在贺岁档“打擂台”。而将这种概念通过作品带入内地的是成龙的《红番区》。

开创内地春节档贺岁片的《红番区》

1995年1月31日,成龙作品《红番区》上映,这一天正好是大年初一。在此之前,电影院过年三天是要歇业的。《红番区》的出现一是成龙个人强大的号召力,另外这种作品本身,畅快的打斗和由此引发的笑料第一次让内地观众在春节体验到了欢乐的“快感”。也是从这部作品开始,春节档贺岁片才有冯小刚正式接过去。

如果从开创性来看,将成龙比作内地春节档贺岁片第一人也不为过。

但享誉世界的功夫明星成龙也正在老去。从2010年《大兵小将》开始,成龙愈发的疲态已经尽显。成龙老矣,尚能饭否?事实上这样的质疑早已开始。而在2016年开始则渐入高峰。2016年7月,电影《绝地逃亡》开始,影片在作品质量上明显下降,虽然依旧是嬉笑耍宝,但明显有种落后的陈旧质感,“成龙开始消费自己”一时兴起。

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于,即使成龙开始自我消费,但这并不会成为观众不买账的一个原因,即使在一段时间内成龙三部作品将连续上映。

票房说明了一切,暑期档《绝地逃亡》票房8.89亿,贺岁档《铁道飞虎》6.96亿,春节档《功夫瑜伽》突破16.5亿元,人民群众依然爱看成龙电影。

从这些电影中可以看到,即使成龙在动作上已经不复当年只勇,再也没有经典动作场面的出现。但一切贵在稳定,在作品风格上,简单的情节,带有喜感的动作场面好夸张的成龙表情就是成龙动作戏的最重要风格,也就是在电影声光电的基本组成上,就是一部十足的爆米花电影。

另一方面,成龙作品的中等制作规模也是一个明显属性。无论是《铁道飞虎》还是《功夫瑜伽》,成龙非常善于同丁晟、唐季礼这类导演合作。即不是非常著名导演,但对品质有很好的把控。这类电影中,最大的成本支出还是在动作戏的制作上。

这给观众传递出很好信号,成龙作品在制作规模上是不小的,可以当作大片来期待,另一方面,风格统一的动作喜剧依然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

资本对于成龙则更显热情。以《绝地逃亡》为例,这部本打算于2015年贺岁档上映的作品,经历了一次长时间的逃档最后于2016年暑期上映,对于熟悉内地影片定档规律的从业者来讲,这基本上就是对于内容本身的不自信。但即使如此,资本的追逐依然疯狂,电影上映前,联瑞影业、和和影业与北京中联华盟文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共同与主投资方唐德影视签订协议,为影片保底10亿元。

同样的预估,去年12月,微影时代为《铁道飞虎》独家保底10亿元。微影时代CEO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常看好成龙与众多小鲜肉的组合。但外界都清楚,成龙才是《铁道飞虎》的重中之重的“基石”所在。

从作品质量、票房表现以及资本追逐等维度综合来看,成龙正在啃食自己的老本,但厉害之处在于他并不会被市场抛弃。这或许只能从一个解释原因,那就是成龙的老本足够有厚度。

2016年8月30日,奥斯卡授予成龙终身成就奖,成龙也因此称为华语电影第一人,当然这主要基于成龙在香港电影时期创作的一系列作品,并在好莱坞期间取得的全球声誉。

影评人magasa对于成龙革新动作片语言评价道,“成龙之前那一辈的功夫电影,要么是像刘家良一样一丝不苟地套招,这是传统武术的延伸,要么是像胡金铨一样,创造一种新的电影表达语言。成龙和他们都不一样,他的最大卖点是用惊险动作结合地标式场景,再以喜剧幽默作为调剂,创造出一种无与伦比的视觉奇观。”

这种独一无二的动作喜剧已经足够内地普通观众进影院支持了,唯独就缺一句口号式的煽动标语,“我们都欠成龙一张电影票”。

政治正确的成龙

银幕内外,成龙有着两种不一样的形象。现实世界里,被大家叫做“大哥”的成龙喜欢接近政治,但也正因为此,他的一些政治相关言论引起了足够大的争议。

最大的一次争论发生在2009年,当年四月份成龙应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在面对外国媒体提出关于文化自由的问题时。成龙回答道,“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们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于是由此“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成为被炮轰的关键点,更在香港和台湾引起强烈反弹。但这或许在成龙看来,这是他接近政治正确的一种形式。

从未有任何一位艺人像成龙一样,时常将“中国人”和“国家”挂在嘴边,并且不断向政治靠近。

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庆典礼时,成龙站在人民大会堂演唱了一首《国家》。“一玉口中国,一瓦顶成家,都说国很大,其实一个家”。在当时,这首歌几乎就是成龙的一个标志。

很难讲,成龙这种趋近政治又时常说错话的根源在哪。成龙本人在多个场合的表述则是,他是一个读书少的人。或许在另一个层面,被架上去的大哥拥有一种不可控的责任感,对家国社会的情感则是一个方便的体现渠道。

有趣的是近些年,这种常年保持的政治正确正体现在成龙的电影中。

《南方人物周刊》的一篇报道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十二生肖》第一次初剪结束后,各投资方和制片人认为影片中成龙说的他对文物保护和环境保护要说的话可以删掉不要。成龙反对,“他想了很久,最后说虚心听取,坚决不从”。

也正是因为《十二生肖》,成龙完成了一次向“爱国英雄”的转身。

而在此之后,要有好的价值观是近期成龙电影的一个主要配置。成龙说:“比如《新宿事件》,我就是跟所有中国人讲,别移民,没有一个国家会比自己的国家更好。比如《神话》,有那句台词:没有人可以从别人的国家抢走人家的文物摆在自己国家的博物馆。”

2012年,电影《十二生肖》讲述的就是一个侠盗团队偷来国家失窃文物并物归原主的故事。2015年贺岁档电影《天降雄狮》则成为一部宣传色彩浓厚的骗子,处于汉帝国大背景下的都护府,则从为帝国统治变成了西域各方势力的协调组织,成龙在影片中饰演的霍安成为一个传送正面价值观的出口。

2016年贺岁档电影《铁道飞虎》,成龙则化身一名抗日民间英雄,实实在在来了一把幽默版的红色主旋律。再到春节档热映的这部《功夫瑜伽》,则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政策的合拍电影。

成龙在《铁道飞虎》中饰演的抗日奇侠

可以想见的是,北上后的成龙,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诉说家国情怀,还是在电影中扮演主流价值观的角色,成龙正享受于此。而在港片繁盛时期,成龙作品中的形象同样是正面的,带更多带有的是个人英雄主义色彩。

或许可以用这种逻辑解释,有艺人因为政治问题而被封杀,也会有艺人因为因为政治正确而获得更多的资源,这包括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只是,大环境不一样了。

收获颇丰的耀莱集团

耀莱国际影城在“成龙”品牌加持下迅速扩张

成龙在《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中写道,“2008年奥运会,为了能随时随地听候召唤,我推掉了一部戏、两个广告,长住在北京。那时候他(綦建虹)每天都陪我一起,在聊天中就成立了我们的公司,又一起合作开了耀莱成龙影城。”

但在成龙耀莱影城没有成为一个强渠道之前。成龙和他的成龙作品也是非常善于选择合作公司的。2012年贺岁档《十二生肖》,选择同华谊兄弟电影公司合作,那时候,华谊就是老牌电影公司的最佳代表。而到了2013年,电影《警察故事2013》则由万达影视主控并发行,基本上从这期间开始,拥有的终端影院资源已经开始显露重要性了。这或许在资本层面上复杂的考量,但不得不说,成龙和他的作品一直在适当的时机选择最适当的合作伙伴。

与此同时,耀莱系正在迅速崛起。和记登陆安置房打桩,岳麓区打桩,湖南打桩,和记登陆打桩,星沙打桩,围墙打桩,钢结构打桩,钢结构基础,房屋打桩,房屋基础从2010年开始,拥有成龙个人品牌的耀莱系开始进入电影圈,凭借着资本能力和成龙招牌,耀莱影城在内容和渠道方面都做得风生水起。

据耀莱影城的所属上市公司文投控股2016年年末批报,未来耀莱影城将在未来几年新建95家影城。对于外界来看,这样的扩张速度,除了资本能力外,“成龙”品牌也是一大有力要素。

从2015年《天将雄师》开始,无论是成龙个人品牌还是成龙作品,开始了同耀莱集团的全面深度合作。基本上而言,这是一个互相选择又共赢的结果。

从耀莱之于成龙,数量越来越多的耀莱影城也正为成龙电影提供最大的渠道能力。以耀莱影视主控作品《铁道飞虎》为例,电影总体票房为6.96亿,而影投耀莱国际影城为影片贡献的票房就达到9700万,几乎约为整体票房的1/7。这一趋势同样延续在了电影《功夫瑜伽》中,目前耀莱国际影城的贡献率排在这影片的第四位。

这可以解释为,虽然耀莱国际影城的数量目前接近40家,但每一个耀莱影城的银幕数等盈利能力都是很强,其中耀莱国际影城五棵松影院更是常年占据年度票房榜的榜首。

据《三声》调查,成龙与耀莱影城的所属上市公司文投控股没有任何股权合作。换句话说,成龙只是耀莱影视的签约艺人,同样在《铁道飞虎》、《功夫瑜伽》这两部作品中,也并未清晰查到成龙本人有对影片的直接投资。

虽然未有控股和投资,但这并未影响成龙成为会赚钱的明星。据2016年《福布斯》全球艺人收入榜公布,和记登陆安置房打桩,岳麓区打桩,湖南打桩,和记登陆打桩,星沙打桩,围墙打桩,钢结构打桩,钢结构基础,房屋打桩,房屋基础成龙成为唯一一位进入十大榜单的内地明星,成龙以6100万美元(约4.2亿元人民币)排第二。

与成龙保持的长期签约艺人关系,就已经让耀莱系以及背后的文投控股获利颇丰。2016年文投控股半年报显示,耀莱影城2016 年上半年营收入为人民币6.67亿元,净利润为人民币1.81亿元。与此同时,半年报的整个文投控股净利润则为2.4亿,这也就意味着,耀莱影城对于文投控股上半年营收和利润的贡献比例,超过75%。

对于投资电影来讲,拥有足够厚度“老本”的成龙实在是一个稳定的投资对象,而对于耀莱集团来讲,成龙作为一个大IP已经远非稳定,而是一个十足的大增量投资“产品”。

Copyright © 2015. 和记登陆洛阳铲打桩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